塞内加尔VS荷兰|入口

💖💚🌙【备用网址hth123.cc】塞内加尔VS荷兰|入口【真正的强者不在于什么无敌,而在于活着,输得再惨都别死了,而是每次都能够站起来,再次愤然出拳出剑!】【一个人,哪能什么都不麻烦别人,偶尔有个一两次,不用太愧疚】

塞内加尔VS荷兰|入口

扣篮大赛之前你需要知道卡特不过是实战扣篮第二

人总是对自己所不能企及的领域的态度充满着某种神奇的向往,譬如司马迁写大阴人的时候,就会特意描述一下关于转车轮的轶事。

人类从诞生到今天还是不能飞的,所以全世界各路牛逼神仙的基本技能之一就是要能升天,一夜千万里,去会好姑娘,现代机械可以帮这个忙,但是人总是对于不能靠肉体直接飞一个耿耿于怀。

关于篮球为什么能够吸引人,说法有很多,归结到弗洛伊德早已被文艺化和妖魔化的心理分析理论,大抵可以这样描述:

求生的终极形态是造个爱,你的基因永恒生存于这个世界,所以靠撸管是行不通的,必须找个人来配合,搞篮球运动,团队大抵可以反映这样的亲合倾向。另一方面,篮圈是个洞,篮球是要射进去的,虽然你会觉得这是一个没品而幼稚的笑话,可是就是这样的简单活动,却在你内心深处和另一种相似的运动产生契合,你终究还是要爱上它。

而在本我的另一面中,充满着毁灭一切欲望的死本能。去篮球场上打击对手,难道不是你没事儿大夏天顶着太阳去打球的重要原因之一么?但是打击对手的时候要避免扇耳光这样的情形出现,篮球运动给设立了一个超我形态来进行调和,你们搞搞篮筐那个洞或者别让对手去搞那个洞就好了。

难度系数高在篮球场上简单来说就是两种:一个是射得远,一个是射得猛。而射得够远和够猛,都是评估强势生殖能力的重要组成。

所以无论是从“我要飞得更高”的歌词出发,还是从弗洛伊德文艺版心理分析出发,你大概都会喜欢篮球中扣篮这样一个其实没有太大意义的举动。

所以作为一个商业联盟,NBA当然察觉到人民群众无意识深处的喜闻乐见,他们甚至每年都要纠集一帮老爷们儿去集中扣篮表演。

但还是那句话,扣篮如果要刺激人,就必须要反应现实世界中的内心法则。猛烈地射那个洞并不难,这世界如同嫪毐转车轮一般扭着720射的人都存在,但是这样远比不上争夺交配权一般惨烈地扣篮,亦即真正对抗下的扣篮,那才是最让人心动的所在。

所以这也是人们现在不太待见全明星扣篮大赛的真正原因。这就好似一个高阶AV观赏者,大抵已经开始不会为那些直来直去的模式而感动得流出前列腺液。他们的追求,会上升到剧情的程度。

所以现在全明星再搞什么噱头都是枉然,我觉得干脆你让凯文杜兰特和勒布朗詹姆斯单挑,要是勒布朗能够在杜兰特头上扣一个,那就给勒布朗季后赛第四节任意挑一场加5分,这样可以让这俩去拼命,这样的扣篮大赛,兴许还有点看头。

这也是为啥R. Kelly要唱“I believe I can fly(我相信我能飞)”而非“I believe I can fadeaway(我相信我能后仰)”的原因——事实上这首歌对应的动画电影里,迈克尔乔丹最后是用扣篮拯救世界的。

这也是井上雄彦要给自己最富盛名的漫画取名叫《Slam Dunk》(英文直译为暴扣、重扣)而非《An Easy Layup》(英文直译为轻松上篮)的原因——事实上这部漫画中的高潮,樱木花道是用投篮拯救球队的。

Slam dunk这个词当然不是井上所创,它来自于美国体育播音员名人堂和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双料入选者、前湖人之声奇克赫恩的即兴发挥。扣篮也要分力度,Slam dunk便是其中最猛的那一种。早先的NCAA是不让球员扣篮的,这条规矩横行了大约10年,让人诧异的是,这样的否定规则居然是为了限制后来以勾手著称的卡里姆阿布杜尔-贾巴尔。

但是在NBA,上古ABA就要弄扣篮大赛,发展到今天,如果不能扣篮,简直无法被称为是一名NBA球员。远者如拉里南斯不提,后排插上的“人类电影精华”多米尼克威尔金斯、迈克尔乔丹、肖恩坎普都是实战扣篮史上留过名的。然后我们就迎来了文斯卡特。

奠定卡特扣篮历史地位的一战还是在2000年扣篮大赛,这已经是个人秀的扣篮大赛(其实根本没有“赛”这个字)最巅峰了。

卡特在那一年逆天的表现导致的结果是:要么扣篮大赛成为催眠剂,要么就成为哗众取宠的道具展览秀或者王英强霸扈三娘的戏码。总之你所观瞻的其实和扣篮艺术本身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个人秀不提的话,我们就应该转而寻求对等能力的对手。

没错,你一定记得扎克拉文vs阿隆戈登给我们带来的冲击。

詹姆斯扣约翰科比看着他长大卢卡斯三世的那个球,有人说这不过飞了一个180的人,根本没什么了不起。但是我想说,你大概没现场看过那个球。

这个球的问题不在于飞的是一个180的人,也不在于是否脑袋平了篮筐。关键在于詹姆斯飞过来的速度实在有够禽兽,感官上就好像又回味了一下黄日华版乔峰在那部电视剧里吊着威亚飞过来的场景。是的,就是这样快。

而且夸张。詹姆斯在空中上半身僵直不动——就好像稍微动一动就会有钢丝断掉的危险——然后就这样突然飞了过来,突然扣了进去。

当然,卢卡斯三世在这次扣篮中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勋。因为他提供了对抗。当然不是用盖帽或者其他什么,而是用180厘米的高度,以那样模拟80年代《西游记》制作水准展示出来的飞翔姿态去飞跃这样一个高度,违和感十足,而又恰恰是真实发生的。落差就此诞生。

布雷克格里芬隔扣肯德里克帕金斯的那个球就有点不同了。

帕金斯有起跳,也有伸手揩格里芬的油,但还是被格里芬给强上了。而且格里芬和帕金斯在空中有一个拥抱停滞的时间,强烈的犯规是已经发生了,随后就是格里芬是否能够把这个球按进去的问题了。

有人表示格里芬的这个弹跳已经变态到好似火星人,其实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因为火星人来地球,哦不,是来我们这儿,是根本跳不起来的。

格里芬选择的是一个摔球式入樽,这样的方法也引发了一些争议:没有抓筐,没有像沙克奥尼尔一样把篮架扯下来,没有像卡特一样把小臂伸入篮圈之中去,没有把脑袋摔烂在篮板上,总之有人认为扣完篮不拽个筐简直不能称之为真正的扣篮。

对此,我的意见很简单,没人防守的时候扣篮抓个篮筐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远不及这样隔着人把球摔进篮筐,当然如果还能抓着篮筐,那就正儿八经可以入选十大精彩扣篮了。

什么?你说什么?格里芬这样的扣篮居然还没有入选十大扣篮?这可是“世纪之扣”!

我不知道“世纪之扣”的名头是从哪里来的,但我猜给这样一个扣篮起这样一个诨名的人一定活不到下个世纪,甚至大概他对于2012年的执念才让他将这样的扣篮定义的年限如此宽广,当然,这也是所谓“末日之扣”的来源。

除此以外,格里芬的隔人暴扣其实在实战扣篮史上是很难给出特别牛逼的排位的。不多说,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同样的情形(有高大防守球员跳起,有空中的身体接触,最终将球扣入)卡特在阿朗佐莫宁身上就做过三回,其中一个展腹将手臂拉平直,与莫宁直接空中对抗后,再将球最终扣入的镜头,直接秒杀格里芬的这次扣篮,无论从被扣者的能力加成,还是从本身的难度,以及观赏性上来说都属于完爆。

再举一个例子,拜伦戴维斯还在勇士的时候,同样一个动作,扣了当年也算盖帽高手的安德烈基里连科,后者同样充分起跳。

如果说格里芬有什么不同,那就在于他的起跳点略远。这是他的老毛病了,无视臂展,无视距离,无视防守,只谈滞空和力量,然后才会有那种摔球的镜头频频出现。

但是略远也没远到哪里去,低位防守区边缘起跳而已,身高1米96的约翰斯塔克斯在霍勒斯格兰特的头上同样做到过这一点,身高193(伪)的德维恩韦德更是在安德森瓦莱乔身上做过霸气爆表的演出。

所以你看,如果要把莫宁、格兰特以及瓦莱乔的防守能力算进去,再把身高落差算进去,最后我们再来看这四次相似情形下的扣篮,格里芬的显然很难排得上号。

而詹姆斯那个飞跃扣篮不同点在于他的防守人是站立不动的,那么这样的扣篮其实也很难说在历史得到多高的排位,不过唯一强一点的在于:历史上完全把人飞过过去的(甭管下面站桩的人有没有屈体躲闪,至少站住脚了)实战扣篮实际上并不非常多。

如果把骑扣和撞开也算上的话,那就多了。科比布莱恩特骑姚明啦,特雷西麦格雷迪骑竹竿肖恩布拉德利啦,科比骑魔兽德怀特霍华德啦。

其实要我说NBA实战中最牛逼的跨越式骑扣,应该给曾经两位在火箭效力过的球员的集体演出——

那一年,冯韦弗还在湖人队,科克施耐德在黄蜂,然后一次快攻中,施耐德就这样从韦弗的身上飞了过去。而且这一球,韦弗也曾经挣扎,也曾经试图……但是命运的车轮就这样无情地从他身上碾了过去。

关于跨越式扣篮,当然要说到卡特,当然要说到篮球史上一球成名的背景人物弗雷德里克维斯。

没有人会像维斯那样以这样一种奇特的形态出现在人们脑海中——每逢一个打篮球的孩子长大,他们总要到喜欢看扣篮集锦的年龄,然后维斯就会第次出现在这个孩子的视野之中,并被铭记,被赞叹,被同情,被嘲笑。

法国媒体自己给这次扣篮起名叫做“死亡之扣”,度娘则直接告诉广大群众一个好消息:这之后维斯就果断退役了。显然你们在2001年欧锦赛、2005年欧锦赛、2006年世锦赛以及2007年欧锦赛上看到的那个维斯一定是全息图像来的。

不瞒你说,为了写这样一篇文章,我花了不少时间坐在电脑前面看实战扣篮集锦,一直看到自己麻木,然后再过头来看詹姆斯和格里芬的扣篮,不自觉的就会撇撇嘴:不过尔尔。这种心态大概就是“虽然我不能如何但是我朋友我同学我邻居家的谁谁却能怎样”那种自豪感和优越感,当然这显然是要不得的。

很简单:现在已经是一个社交网络和140字传讯的时代了,一切都在吱吱喳喳中被无限放大,如此而已。所以忘记那些球员的捧臭脚行为吧,忘记詹姆斯所谓我排第二的言论吧,同时也忘记杜兰特如同恋爱中少女般的吐槽吧,那不过是因为你处在这个时代,你听到或者看到了而已。

既然我说詹姆斯和格里芬其实也不算什么,又如此盛赞了一番卡特,那么是否意味着卡特就是当之无愧的实战扣篮第一人呢?

那是2005年炎夏的一个中午,我还在南京上大学,当时去出租屋附近一个小饭馆里吃盖浇饭,上面正在放马刺对活塞总决赛的第五场,是所谓天王山之战。双方打得纠结无比堪比本赛季,加时赛开始后活塞领先4分,然后将满35岁的罗伯特霍里出现了,他做个三分投射的假动作,过了拉希德华莱士之后,刚到罚球线以下一步左右便开始起跳,整个人就好像平着一样飞了出去,顺便的,他的身下站着一个叫做理查德汉密尔顿的人。

这样一个平躺式扣篮让我当时就叫了起来。那是一场沉闷的比赛,而我又刚从出租屋里出来你懂的,加上南京夏天让人昏昏欲睡的天气,对于一个品学皆劣的学生而言,这样的球从此在我心中烙下痕迹,任何一个扣篮都比不上这个扣篮。因为霍里这次扣篮和最后时刻的三分,让马刺赢下了这场天王山之役,在我有限的记忆里,还从未有一个扣篮能够如同这个一样决定整个总决赛的战局。

我们都知道篮球场上有很多装逼的举动,人们为之疯狂。扣完篮后冲天怒吼,或者怒目斜视不知道哪里,或者高举双臂展示肱二头肌,这就好像某些领导干部喜欢收集某些部位的毛发,并引以为豪一样,那是男性征服后的炫耀行为,是自然法则的集中展示。

而另一方面,旁观者往往出于某种原因,会自觉不自觉地给那些背景帝们下个判定:“你的职业生涯结束了!”一如艾尔索顿在推特上对帕金斯的判定。

卡特在扣篮大赛之后摆着双手表示“一切都结束了”,德克诺维茨基在布兰登莱特空接扣篮之后拿着话筒喊着“完事儿了,大家回家吧”,还有你看过的那些街球视频中,但凡一个超级扣篮出现,全场观众都涌入场内,裁判在那儿做着高抬腿——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一次精彩绝伦的扣篮结束后总会给人一种干完人事儿该抽根烟了的空虚感,仿佛想就此放下一切。

对于这样的判定,我们当然不应该去当真,倒是帕金斯自己被淹没在赞美声中的一句淡淡的话值得注意:“哎哟,那个球不错哦。如果你是个盖帽的球员,你就会被扣。”

二胖还是相当淡定的,至少他才是真正保留内线球员尊严的那个人。什么时候一个内线球员的职业生涯才算差不多结束?当你不敢防守,畏惧对抗,躲避冲击的时候,你大概就可以宣布自己退出这项竞技体育了,差不多所有位置上的球员都是如此吧。

而对于内线球员来说,特别是帕金斯所言“盖帽的球员”更需要与对方一同跳起来的勇气,即便你的对面是格里芬或者詹姆斯。穆大叔(迪肯贝穆托姆博)在位的时候,曾经对姚明有过这样的指教:“干毛造带球撞人?盖他丫的!”

当然这是一种选择,如果你能如同弗拉迪迪瓦茨一般拥有天赋与之的假摔技巧的话,或者实在跳起防守已经来不及的时候,你也可以选择站在篮下接受一次冲撞或者胯下之辱,但是那也一样是勇气的表现。

最后的一种选择就相对极端了,那就是内内式选择:像他这样的球员,是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在他头上扣篮的,即便做出任何有违体育道德的拉扯行为,也在所不惜。

做背景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没有做背景的勇气。实际上,维斯没有因为卡特退役,竹竿没有因为麦迪退役,霍华德还在活蹦乱跳,帕金斯似乎也没当回事儿,卢卡斯三世更是能留则留,而电视转播技术推广以来经验最丰富的背景帝蒂姆邓肯君,手上可是有着5枚总冠军戒指。

另一方面,关于扣篮这项技能本身至今还是有着相当多的争议。对于商人和观众来说,他们欢迎扣篮。而对于一些教练甚至队友来说,他们需要的是一场胜利而已。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扣篮就如同紧急避孕药般的存在,很好用,效果来得极快,那么紧急避孕药的最大问题在于哪里?

同样的道理,扣篮的最大坏处在哪里?也不是损坏身体健康,而是扣篮失败,特别是在某些要命的时候。

前文所述的“Slam dunk”发明者赫恩也曾对于不必要的扣篮进行这样的描述:The mustard’s off the hot dog(热狗上掉下来的芥末,多余)。

2009年3月12日,太阳对骑士,第四节还剩9分钟,太阳落后两分,理查德森一人快攻,身边五公里范围内只有詹姆斯跟随,距离还很远,他打马来到篮下,转体360,留给詹姆斯充足的冲刺时间,后者赶上前去,盖他个干干净净,太阳最终输球。

时隔一年,2010年3月1日,太阳对马刺,比赛还剩42秒,太阳落后两分,理查德森一人快攻,身边五公里范围内毫无防守,他打马来到三分线处,便开始起步,一二三,飞扣——弹筐而出,太阳最终输球。

前一场比赛结束后,杰森抱怨这他妈是犯规,慢动作也确实是犯规(搁今天就要道歉了),但是留时间给詹姆斯去犯这个规的还是杰森自己,当时主教练阿尔文金特里表示这次扣篮是个错误。

而后一场比赛结束后,主教练还是很宽容:“这就是NBA,一切皆有可能。我相信,上帝关掉杰森一扇门,必然会在别处为他开一扇窗。”

那场比赛砍下41分12板的阿马雷斯塔德迈尔对于这样的“芥末球”态度就清晰得多:“上帝关门的时候把他脑袋夹坏了吗?!”

那些口口声声要给我打钱的你们,现在机会来了,我已经在微博开通付费专栏,去微博搜索“猫三的大排档”,点击置顶文章一拖到底就可以发现订阅入口,是时候展现出你们的诚意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